首页 类风湿药物 托珠单抗治疗类风湿关节炎

托珠单抗治疗类风湿关节炎

最后编辑于:

托珠单抗(INN,Tocilizumab,商品名Actemra),也称为阿利珠单抗,是一种免疫抑制药物,主要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RA)和系统性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这是儿童的一种严重的关节炎。

用途

该药物通过每月静脉输注给药。输液大约需要一个小时。于2013年10月批准用于皮下注射剂。

类风湿关节炎

托珠单抗可用于其他药物,如疾病缓解性抗风湿药(DMARDs)和TNFα受体阻滞剂无效或无法耐受的患者。

托珠单抗可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并与甲氨蝶呤联用。对于不能耐受甲氨蝶呤的患者,它可以用作单一疗法。

托珠单抗可减慢了类风湿关节炎的进程,可以改善患者的身体机能。

全身性青少年特发性关节炎

托珠单抗治疗全身性幼年特发性关节炎类似于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托珠单抗与氨甲喋呤结合,除非后者是不能适应。已为两岁及以上的儿童确定了一般安全性和有效性。

2011年,美国FDA批准了托珠单抗用于治疗,活动性系统性幼年特发性关节炎(SJIA),这是一种罕见而严重的影响儿童的关节炎。

托珠单抗还可用于治疗卡斯尔曼病(Castleman病),视神经脊髓炎,巨细胞性动脉炎,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

怀孕和哺乳期

没有评估托珠单抗在胎儿风险的临床研究。一项在怀孕动物中使用大剂量托珠单抗的研究发现,自然流产的可能性增加。尚不知道该药物是否会分泌到母乳中,是否会给哺乳带来风险。

禁忌症

在急性感染,以及潜伏性结核病期间禁忌使用托珠单抗。

不良反应

在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的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上呼吸道感染(占患者的10%以上),鼻咽炎(普通感冒),头痛和高血压(至少5%)。酶丙氨酸转氨酶也升高的患者的至少5%,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症状。总胆固醇水平升高是常见的。

较不常见的副作用包括头晕,各种感染以及皮肤和粘膜的反应,如轻度皮疹,胃炎和口腔溃疡。罕见但严重的反应是胃肠道穿孔(六个月内为0.26%)和过敏反应(0.2%)。

药物相互作用

与其他药物没有某些相互作用。

但单次服用托珠单抗后,辛伐他汀的血浆水平降低了57%,但尚不知道这是否与临床相关。一种可能的机制是RA患者的IL-6水平升高会抑制各种细胞色素P450酶的生物合成,特别是CYP1A2,CYP2C9,CYP2C19和CYP3A4。托珠单抗降低IL-6,从而使细胞色素水平正常化,从而增加辛伐他汀(以及可能的其他细胞色素代谢药物)的代谢。

托珠单抗

托珠单抗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 )

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在指南中将托珠单抗的使用纳入了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患者的治疗指南。

2020年3月,我国批准了托珠单抗用于治疗冠状病毒SARS-CoV-2患者的炎症。截至2020年6月,尚无证据表明这种治疗是否有效。且只有21名患者被要求使用这种药物。同月,在我国的11个地区进行了一项随机研究,比较了favipiravir,tocilizumab和两者。

2020年3月11日,意大利医生Paolo Ascierto报告说,托力珠单抗在意大利的3例严重COVID-19严重病例中似乎有效。

2020年3月14日,那不勒斯的6名接受治疗的患者中有3名表现出好转的迹象,这促使意大利药理局(AIFA)在其他5家医院扩大了检测范围。

罗氏(Roche)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分别针对严重COVID-19病例使用了单独的试验。

在美国一家主要医院进行的一项研究中,托珠单抗是被标记为治疗COVID-19的药物之一,该研究确定大多数住院的COVID-19患者均进行了异常的肝脏检查,并可能与较差的临床结果相关。

研究期间在治疗中使用的几种药物与住院肝转氨酶峰值升高> 5xULN有关。迈克尔·纳森森(Michael Nathanson)说,托西珠单抗与治疗该病的药物与肝功能异常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这促使人们进行研究以确定该异常测试是由于疾病还是药物引起的肝损伤引起的,耶鲁肝脏中心主任和该研究的合著者。

罗氏(Roche)于2020年7月29日宣布,其Tocilizumab在Covid患者中治疗肺炎的随机双盲试验显示,该药无益处。

2020年10月21日,另一项研究得出结论,“托西珠单抗对于预防中度住院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插管或死亡无效。”

来自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cilizumab

相关文章